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武道神尊正文正文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我信秦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8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我信秦鸿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我信秦鸿

在于家和水家的动员下,天墉城的居民纷纷跟随着迁徙。许多人原本是不同意的,时代居住在天墉城,早已当做祖地。

所以,很多人都激烈反抗。但当看到水于两家的人都纷纷收拾整顿,准备迁徙而去,那些人顿时就慌了神。

特别是水于两家大肆宣传天墉城灾祸降临,有大劫将至,那些人就更是恐慌不已,惊惶交加。

水于两家乃是天墉城最强的势力,特别是水府近些年的威望不断拔高,一统天墉城格局,独霸大荒。

若是两家离开,整个天墉城就再没有了强大的势力护佑。别说灾劫,就算大荒的妖兽随便来一波冲击,天墉城就会成为死城。

普通的居民,哪有实力抵抗得了妖兽啊?

一时间,迁徙风波此起彼伏,尽管许多人都很不愿意,但却也耐不住死亡的恐惧。即便一些老顽固选择死也要死在天墉城,可却也不得不为子孙后代做考虑。

所以,许多人都是云集,表示愿意迁徙。

唯独一些鳏寡孤独的老人,独守空房,望着街道上到处奔波的行人,显得孤独又绝望。

他们就不走了吧,离开也是孤独,留下也是孤独,去哪儿都一样。即便是死,在外死了都没人帮忙掩埋。

若是天墉城大劫降临,或许,死在这里还有个埋身之所。

所以,天墉城依旧存留着一些人。都是一些鳏寡孤独的老人,抱着死志,又无子孙后代,亲人同袍,所以他们无畏。

易宝阁的人也都是纷纷攒动,整顿而去。

易蒙原本是想要一统天墉城的,他不惜囚困亲子,与那些黑衣人合作,想要独霸大荒。可刚刚下定决心,还没来得及实施,忽然天降神威,压得整个天墉城人心惶惶。

那种威势,让得易蒙都是险些被吓破肝胆,这是什么级别的强者啊,居然如此恐怖。

惊惶之情在心头交感,让易蒙揣揣难安。

然后没多久,水家族老上门,告知易宝阁的人,天墉城将举城迁徙,有灾祸将临。

易蒙起初不信,但看到水于两家都大肆动作,易蒙不得不质疑起来。他开始尝试呼唤密使,希望那些黑衣人出来给个解释。

谁知道,他使劲浑身解数,不断召唤,结果,没人来。

人呢?

等候许久,不见密使将临,易蒙彻底慌了,再也难以保持镇定。于是,不得不下令整顿,准备迁徙。

所以,才有了这般一幕。

直到,所有人都齐聚天墉城的中央广场,看到中央广场悬空而立的一道身影时,易蒙他们易宝阁的人才恍然大悟。

竟然是他!

他居然回来了多次跳级。王骏迪的留学岁月也是奋斗的过程。有消息传王骏迪在维也纳时就认识很多老板?

秦鸿!

所有人怔怔的看到那道黑衣长袍,耳鬓银白的青年男子,英武冷硬的面孔冷峻无波,平静的神情藏着沧桑。

天墉城不少人都是记得秦鸿的,记得秦鸿的样子,此刻再见秦鸿,许多人都是失声哗然,惊呼阵阵。

“我记得那个人,是他,五年前曾来过天墉城!”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当初雷家横行天墉城,横征暴敛,欺压得天墉城天怒人怨,就是他突然出现,夷灭了雷家,救了我们天墉城的百姓。”

“是他,真的是他,他居然回来了!”

“天墉城灾劫降临,他又回来救我们来了,他真的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人群纷纷哗然,不少人揣测纷纷,感激涕零。

水家、易宝阁的人怔怔出神,看着那道悬浮虚空,随意而立的身影,那然的气息外放,无形间引得天地精气波动的气势,无数人都恨不能顶礼膜拜。

水泽在水家阵营前,看着秦鸿的身影,嘴角浮现起淡淡苦笑。

他还是他,那般强大,那般然,那般风采卓绝,势压天下。

五年前,水泽清晰的记得,秦鸿远远不及他。五年后,对方却早已将他甩在了身后。他沦为了废人,对方却已是腾云化龙,成为了天地间有数的风云人物。

这般变化,真是岁月变迁,感慨万千啊。

秦鸿神情冷淡,不见变化,只是默默地站在虚空中,看着天墉城人群云集,尽数聚集在了广场。

他神念辐射,横扫整个天墉城,搜索着其他生灵,除却那些不愿离开的鳏寡孤独的人外,余者悉数聚集。

微微思量,秦鸿则是开口道:“我乃秦鸿,大荒外天元皇朝南阳国之主,今日有感天降灾劫,欲覆灭天墉城。某来带尔等离开,拯救尔等于水火。此次离开,某将为你们在统治辖区内寻找安置之所,所以尔等无须惊慌。”

多年前,天元皇朝大帝齐逸宣告天下,将南阳郡周边三郡赐予秦鸿,方圆千万里地,组建南阳国。因此,秦鸿如今乃是一国之主。

他如此宣告,自是为了安抚人心,让这些天墉城的居民安心,能够放心离去。否则,许多人不安,会让他比较难办。

“万岁!”

“秦公子万岁!”

一时间,人群出欢呼,纷纷振臂高喊,感激着秦鸿恩威。

原本许多人都还揣揣难安,惶恐着离开后会无家可归,各地流浪呢。现在秦鸿的话,打消了他们的念头,让他们放下了心来。

因此,许多人都对秦鸿感激涕零,无形中,秦鸿的名望飞攀升。数十万的意念愿力交感,让秦鸿都有种随时都要得道飞升的感觉,精气神都有种被洗礼的感受。

“诸位莫要抵挡,且随我来!”

秦鸿交代了一句,随即双手抖袖,袖口膨胀,急扩张,化作两轮漩涡,掀起滚滚混沌昏暗的阴影,朝着天墉城居民人群笼罩而起。

人们还没反应过来,随即现自己站立不稳,一个个尖叫着托天而起,连人带物齐齐飞天,冲进了秦鸿的袖口间。

无上神通,袖里乾坤。

无数人看到这一幕,骇然欲绝,这般手段,简直就是神仙手段啊,完全的乎他们的想象。

恐怖!强大!难以理解!

哪怕是那些修炼者都是膛目结舌,被秦鸿的强大所震惊。于苍生等人都是倒吸冷气,罕见这般威势。

转眼间,数十万居民被收进了袖口内,秦鸿微微抖手,袖袍收拢,恢复寻常。

天墉城内,仅余下水于两家核心强者,最起码都得是皇境至强人物。

“这就是秦公子的实力吗?”

“咕噜……”

许多人咽着唾沫,难以理解秦鸿的强大。短短数年,这个东北龙煤、山西焦煤以及内蒙神华相继上调炼焦煤挂牌指导价昔年不入皇境的少年郎,居然强大到了这般恐怖的地步?

神人啊!

不知多少人心底震撼,惊叹欲绝。

“走吧!”

秦鸿并未在意那些人的惊叹,转头看向了身旁的雪月,则见雪月素手轻抬,抛出一叶飞舟。

飞舟膨胀,迎风变大,转瞬千丈,跨越天墉城两端。余者纷纷登临而上,跨上飞舟,随着雪月甩手,飞舟化作流光,离开了天墉城。

走了!

终于是走了!

从此,天墉城荒落了吗?

天墉城内,留下的鳏寡孤独者看着消失的飞舟,听着周围静悄悄,万籁俱寂的空城,那些老人都是哀声连连,叹息不断。

一座瓦房前,一位老者轻轻地敲着旱烟,吧唧吧唧的抽着。他双眼浑浊,看不清了视野,但他仍然看着天空,嘴角带着温馨的笑容。

“老伴儿啊,我不走,不会丢下你,让你一个人在这大荒里孤单的。”

老者轻言细语,充满了温柔的神情,让人仿佛能够看到,数十年前,曾有一对年轻情侣,幸福温存的情景。

……

秦鸿带着天墉城的人,直奔天元皇朝的南阳国。

飞舟穿云驾雾,横空而过,很快抵达了天元皇朝境内。秦鸿神念辐射,远远地即是看到了南阳国的盛况。

南阳国,统辖了原来的南阳郡、恒河郡等四郡之地,疆域千万里,辽阔无疆。

现如今的南阳国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境内国泰民安。强者层出不穷,天才数不胜数。

甚至,多年未见,如今的南阳国都有至尊现世。

云沧海,负责镇守南阳国,受南阳国百姓爱戴,愿力加持,于昨年正式跨入至尊境界。

虽是初入,却也值得举国同庆,天下道贺。

至尊现世,帝尊人物云集,帝君强者更是如雨后春笋,皇境至强则是如过江之鲫。

一时间,南阳国的国力蒸蒸日上,隐隐要成为天元皇朝内的第二个皇朝。

这般展,惹得天元皇朝许多世家大族惶恐难安。若是南阳国的人心存歹念,天元皇朝只怕就要陷入动荡中。

到时候,必然要生大战,引起天下纷乱。

天元皇朝议政大殿,群臣云集,纷纷朝着大帝齐逸谏言,要求收回南阳国治国之权,重新将南阳国纳入皇朝版图,杜绝南阳国势大难制。

齐逸耐心的听着群臣谏言,但到最后,却是淡淡的挥了挥手,一语揭过:“我信秦鸿!”

说完,不顾群臣反对,潇洒退朝。

他信秦鸿!

只是一句话,即是可以预见,他对秦鸿的信心。

虽说,群臣所言皆有道理,但他相信秦鸿不会有不臣之心。

另外,这话也有言外之意。

他信秦鸿,表明着南阳国他只认秦鸿,其他人,他都不认同。所以,在齐逸心中,秦鸿才是南阳国之主,云沧海即便再强大,也只是代替品,做不了南阳国自的主。

看着齐逸离开的背影,从容镇定,群臣无可奈何,满脸愁容。

皇宫别苑,齐逸站在阁楼上,身边一位身材婀娜,相貌妖娆的绫罗长裙女子翘而立,眺望着南阳国的方向,双眼迷离。

“皇兄,俗世权财,只是身外之物。天下疆土,都是困锁身心的枷锁。何须执着?不若放开,做个潇洒人,浪迹诸天。”

女子嫣然一笑,媚眼如丝,透着几分妖娆诱惑。

ps:欢迎加入武道神尊粉丝群:

儿科
驻马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幼儿腹泻怎么处理

上一篇:海蝶音乐旗下创作才子许嵩PO文节能

下一篇:共121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一组绝句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