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木纹桐子岚唯愿营养午餐不再是六一愿望

发布时间:2020-09-17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桐子岚:唯愿营养午餐不再是六一愿望

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对于这个自己的节日,许多小朋友已经向爸爸妈妈提出了自己的愿望。但在贵州的大山深处,许多孩子的六一愿望却再简单不过:每天中午能吃上一顿热乎饭。有的孩子只能买点小零食充饥,有时候甚至只能喝点水撑到下午放学,然后饿着肚子放学回家,因为他们出不起仅仅3元一顿的午餐伙食费。

干、少、冷冰冰,学生们的午餐从他们的上一代,甚至爷爷奶奶辈一直延续下来。在大山深处,随意采访的每一个孩子,关于午餐,都有一段酸楚的记忆。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的数据,我国贫困地区儿童生长迟缓率是城市儿童的6倍,维生素A缺乏率是城市儿童的4倍,世界四大营养缺乏病:缺铁性贫血、维生素A缺乏病、缺钙,以及蛋白质能量不足,在我国贫困地区儿童身上均有体现。毫无疑问,贫困地区学生的午餐状况不容乐观,学生营养亟待改善。贫困地区儿童的营养问题获得社会热心人士的关注,一颗颗爱心温暖着这些偏远山村孩子的胃和心,“免费午餐”活动伤害再高随之应运而生,并且获得了政府的积极响应。2011年10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中央每年拨款160多亿元,按照每生每天3元的标准为全国680个县(市)、约2600万名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

至今,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已经实施超过7个月。由试点展开到全国铺开,这是目标所在,但这个过程却绝不容易,尤其在已经由财政负担营养午餐的县市也被曝光“低烧不断”。除了营养餐计划未实施,导致一些农村儿童仍然徘徊在营养午餐之外,屡次见诸报端的食品安全事故、回扣套利丑闻更是直指问题核心。诚然,营养餐计划刚起步,各地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但是,在摸索的过程中的一些弊端应该可以予以避免。目前营养餐计划的监管主要由行政力量主导,在选择供应商时,多由行政单方面拍板,而缺乏多方参与决策的机制,这极易纵容供应商、食堂的违法行为。

民间慈善应对腐败、履行监管有一定优势,各地可以探索通过社会力量和公益组织的参与,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合力的监督机制。4月8日,中国社会福值得借鉴。(文/钱立富)利基金会“免费午餐”基金和贵州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微基金”分别晒出了自己的年度账本。营养餐账本因为专业性太强,还是遭受了质疑,但是他们对于慈善的公开与透明是值得行政部门借鉴的。通过建立起与民间组织的沟通渠道,购买公益服务,吸纳更多的公益组织参与其中,使之成为营养改善项目的资源共享者、操作合作者、评价第三方,形成政府与民间的合力必然能推动慈善的迈进。

无疑,营养午餐计划涉及面太广,规模巨大,补助金额亦庞大,我们应当允许试错的空间,但是只有直面问题才能避免问题再次发生,一些“如芒在背”的数据,一些赤裸裸的现实,更应警醒各地对于营养午餐计划的实施,如此对孩子而言,营养午餐才不会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六一愿望。


小孩不消化吃什么好
巴中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娄底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上一篇:木纹鹰嘴豆可以多吃吗四个因素早了解

下一篇:木纹2016韩国电视剧目录 100%事前拍摄2016年好剧不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