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魔装第五三二章诛奇一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01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2

魔装 第五三二章 诛奇(一)

苏唐把编织好的花环恭恭敬敬的放在坟前,直起身,他的神情变得有些恍惚。

事实上,苏唐一直是苏唐,只不过因为踏上了修行路,他必须要把自己软弱的一面、或者能让自己变得软弱的记忆都深深藏起来,他只愿一力向前,他拒绝怀念过往,再美好、再安逸的过去,也只是过去,他需要的是直面变幻莫测的未来。

走到今天,他终于可以停下来了,能安下心,稍事休息,再观望四周的风

天色渐渐转阴,随着一道雷声,雨点扑簌簌洒落,苏唐依然一动不动,尽管没有运转灵脉,但他自然散发出的气息,已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屏障,从空中落下的雨滴只要接近苏唐,便会撞得粉碎。

在这同时,一个遥远的地方,一处幽静的小院子里,有三个人相对而坐。

院子后方的一座石壁慢慢滑开,一个老者从石壁中缓步走了出来。

“师尊。”那三个人急忙站起身。

“有什么事,你们三个大宗还拿不定主意,一定要烦扰我的修行?”那老者用不悦的声音说道。

“师尊,还是上次的事。”一个相貌在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陪笑道:“据我们这些天得到的消息,那千奇峰颇有一番气象,宗主苏唐座下,也有一些奇人异士。”

“是啊,师尊,千奇峰有个贺小哥,年纪只在十六、七左右,便已步入大祖之境,就算是和蓬山那位在下一周的这个时候可以回来检查相比,也是不遑多让了。”另一个人轻声道。

“还有一个人叫雷怒,海盗头子出身,行事风格非常狠辣,也是靠着他的帮助,苏唐才能在短短时间收服整座暗月城。”又一个人说道:“千奇峰上还有一个神秘的大小姐,是苏唐的女儿,实力高深莫测,据说……并不比宗主苏唐差多少,有她坐镇,千奇峰的防御便是水泼不进的,我们有几个打探消息的弟子,便都是折在了她的手里。”

“苏唐的女儿?你们上次说,那苏唐的年纪不过刚刚二十出头,他的女儿能有多大?”那老者皱眉道。

“应该……应该是义女吧。”那年轻人的口吻有些不太确定。

“哼你们三位堂堂的大宗,居然被千奇峰的几位大祖吓得畏手畏脚了么?”那老者道。

“师尊,他们的背景……有些不简单啊。”那年轻人叹道:“魔神坛这一代的魔星习小茹曾经在惊涛城出现过,与一个年轻人的关系极为密切,出则同行、停则同宿,而那个年轻人十有八九就是千奇峰的宗主苏唐。”

“还有那贺小哥。”另一个人道:“我们第一次在红铜谷吃了小亏,还不算什么,可第二次,常进带着众多弟子,大张旗鼓赶到惊涛城,那贺小哥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对我们长生宗的弟子下毒手……他的来历让人生疑啊”

“千奇峰还有十大门徒,他们的进境都很让人吃惊,就算我门中的弟子,也多有不如。除此之外,千奇峰更有上万狂热的武士,他们对宗主苏唐,推崇到了极点,不惜效死命,师尊,这是大气象啊。”

“师尊,我们已经两次败给千奇峰,成了笑谈,再不能轻举妄动了。要么……我们就忍下这口气,慢慢布置,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必在意这一时之长短;要么,我们就要倾尽全力,在魔神坛做出反应之前,彻底毁掉千奇峰。”

听到苏唐和魔星习小茹的关系如此亲近,那老者沉默了,良久良久,缓缓说道:“忍?没有了红铜谷的七色铜精,你们真的准备放弃了?”

几个人相顾黯然,他们不是不想要,而是有些烫手。

“这修行界也不是魔神坛一门便能只手遮天的”那老者冷笑道:“总有些人,自以为是奇才,便刻意特立独行,不遵宗规、不服教化,这样的人,活着只能祸害四方,杀了也就杀了”

“师尊是说……我们当发动雷霆一击?”那年轻人长吸了一口气。

“那样太过急躁,反而会显得我长生宗有些心虚。”那老者道:“我长生宗是堂堂正正的宗门,自然也要做出堂堂正正的应对,罢了……我且到蓬山走一趟,金刚圣座、一空圣座与我相熟已久,蓬山那位曾与大魔神花西爵结仇,还重创了大魔神花西爵唯一的弟子,想来也会支持我的,天眼圣座、冰封圣座、无光圣座与天剑圣座,往年不知道得了我长生宗多少贡品,我上门相求,多少会给我一些颜面,呵呵呵……蓬山七位圣座都站在我长生宗这一边,他魔神坛又敢如何?又能如何?”

听到老者的仔细剖析,三个人脸上露出兴奋之色,那年轻人毕恭毕敬的说道:“师尊亲自出行,大事定矣。”

“千奇峰有奇才?呵呵……我修行一生,最憎恶的便是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奇才。”那老者道:“他有千奇,我们这次便要诛奇”事实上那老者并不太重视苏唐,长生宗所掌握的消息,让他认为苏唐只是个吃软饭的,而那未及弱冠便成为大祖的贺远征,才是他最重视的,绝不能让这样的奇才成长起来

苏唐在坟前整整站了七天,一直未动弹,他在回忆所记得的点点滴滴,在缅怀至亲,也在对过去做一个真正的告别。

在这七天里,他听到过尚彬的叫声,听到过朱儿的喝骂声,还有可儿的笑声,尤其是尚彬,数次在外面的小门前走过,可惜,一直没有人推开门走进来

达到了苏唐这种境界,真正触摸到了一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东西,譬如说,因果,譬如说,天命。

顺天成命、逆天修行,这似乎成了大修行者所秉持的自然而然的态度。

看得出来,自从他苏唐离开后,小林堡的生活一直很平静,那么,是让他们继续平静的生活下去,还是把他们带到另一个地方,苏唐无法做出选择。

所以,也只能顺天成命了,如果有人走了进来,认出他苏唐,他会带着人去暗月城,如果一直没有人进来,他会服从天意的选择,悄无声息的离开,这样不管他是否能一直走下去,暗月城千奇峰的命运如何,都不会影响到这里。

平平淡淡,未必不是一种幸福。

第七天的正午,苏唐终于动了,他弯下腰,用双手捧起一抹新土,洒在坟头上,随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苏唐听到了前院传来一阵嘈杂声,他皱了皱眉。

小林堡的堡门前,停着几十骑武士,尚彬带着七、八个家丁,正紧张的和那些武士对峙着,其实也不算对峙,对方根本没瞧得起尚彬,也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

“一个月的期限到了,你们还没想明白么?”一个为首的武士喝道。

“我家少爷远游未归,我们只是下人,这种事情我们可做不了主。”一身素裙的朱儿站在堡门当中,虽然面对着一群气势汹汹的武士,但没有丝毫惧色,她只比苏唐大几岁,本应该焕发着青春的脸,却覆满了沧桑之色。

不是不怕,而是不能怕,苏唐离开,她成了小林堡的主人,如果她畏缩了,小林堡也会随之崩垮。

“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准备开染坊了?”那为首的武士大笑:“丫头,你是想逼着爷们动手么?”

那些武士们也放声大笑,眼中裹挟着戏谑之色,一个乡下的村妇,太不知道好歹了。

“罢了,我也不难为你,再给你加五十,二百金币。”那为首的武士挥了挥手:“明天这时候,你们全都给老子滚出去”

“不是钱多钱少的事。”朱儿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们只是下人,答应了你们,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少爷?”

“真他吗给脸不要脸”那为首的武士恼火了:“丫头,出去打听打听,我们铁家想做的买卖,还没有谁敢这般搪塞,看你不懂事,我们已经让了你几次了,记住,明天我们再来,如果这里还有人,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头,那妞死倔死倔的,明天一样要动手,还不如今天来个于净。”一个武士叫道。

那为首的武士有些意动,的确,他已经来过七、八次了,威胁的话不知道说了多少,眼前这村妇的态度一直很强硬,不可能突然服软,左右要动手,还不如今天就把人全部赶出去。

“丫头,再问你一遍,你到底卖还是不卖?”那为首的武士喝道。

苏唐在暗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突然想起了黑森林,想起了第一次得到面具时的场景,铁家、白家……他是从白家人身上得到了面具,这也算一个因果,或许,可以改变一下常山县的格局。

如果换成三年前产生这种想法,别人只会把苏唐当成一个疯子,现在,他翻掌之间便可以做到。

“不卖。”朱儿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是少爷的家业,我们不能卖”朱儿的语气虽然很坚决,但心内的紧张和绝望却是无法控制的,她的嘴唇有些发白,双手紧握,身形也在微微颤抖着。

“上。”那为首的武士懒得废话了,一挥手,身后的武士们纷纷跳下马儿,嬉笑着一窝蜂向堡门涌去。

朱儿突然发出尖叫声,她从腰间抽出一柄柴刀,向第一个走过来的武士砍去。

那武士开始时被朱儿的叫声吓了一跳,随后看到朱儿想用柴刀砍他,他嘴角露出狞笑,既然动了手,那就好办了,铁家作为修行世家,多少要顾及名声,可现在是对方先拔了刀,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反击,家主那边也好交代。

那武士错开一步,抽出长剑,刺向朱儿的胳膊,象这种年轻漂亮的女犯,当然要活抓。

尚彬的指尖摸上飞刀的刀柄,就在这时,天地之间突然暗了一下,接着一条身影极其突兀的出现在朱儿身边,伸出抓住朱儿的胳膊,把朱儿带到一边。

朱儿身不由己,踉跄了一下,旋即发现身边多了一个带着恐怖面具的怪人,周身上下笼罩在弥漫的烟气中,她吓得再次发出尖叫,举起柴刀向着苏唐的脑袋劈去。

苏唐抬手抓住刀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傻瓜,这样你会伤到自己的。

朱儿更加惊恐了,奋力挣扎着,想把柴刀拔出来,可苏唐那两根手指,恍若铁铸的一般,她根本拔不动。

“你们是铁家的?”苏唐的视线转到了面前的武士身上。

“阁下是什么人?”那为首的武士沉声喝道,凭苏唐散发出的气息,他感觉到苏唐极不简单。

“你们回去吧,告诉铁沧海,今天我会上今年读初三。喜欢和韩剧中人物对照门拜访的。”苏唐淡淡说道。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刚才试图刺伤朱儿的武士怒喝道:“敢直呼我家长老的姓名?”

“这就是你们不知死活了。”苏唐轻声道,如果对方是大祖级的修行者,或许他早就出手了,对付一群寻常的武士,实在不是什么荣耀的事,他懒得见血,可对方继续胡搅蛮缠,这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混账”那武士举剑劈向苏唐的头顶。

苏唐伸手向外一推,那武士蓦然向后倒射而出,接着便撞在一个同伴身上

苏唐的力量太强横了,让那武士瞬间便拥有了恐怖的动能,两具脆弱的身体撞击在一起,当即被撞得同时粉碎,血雾如烟花般绽放开。

苏唐松开了朱儿,抬手启动魔剑,接着一剑刺出。

那不是剑,而是一条狰狞的、足以毁天灭地的巨龙,巨龙在咆哮着、卷动着,只一击,那几十个武士、连他们骑坐战马,全部被卷在劲流中,每一个人、每一匹战马,都象点燃的爆竹一般炸开了,炸得粉身碎骨。

下一刻,苏唐收起魔剑,缓缓向前走去。

看着眼前的惨景,看着无数残肢碎片,还有在地面上缓缓流动、汇集成河的血流,朱儿突然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随后跌坐下去,傻傻的看着苏唐的背影。

其实朱儿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有几个家丁直接昏厥过去,场中勉强还能站着的,只有一个尚彬。

如此罔视生灵,这是魔鬼的手段而苏唐,在他们眼里,自然成了魔鬼的化身,虽然苏唐在帮他们。

不过,有一个人是不害怕的,也因为她没有看到那恐怖的一幕。

“少爷?少爷……”角门被撞开了,可儿手中死死抓着一个花环,跌跌撞撞冲出来,她茫然四顾,视线落在了苏唐身上,接着她用已经失声的语调叫道:“少爷,你……你是……”

苏唐正振翅欲飞,听到可儿的叫声,他明显犹豫了一下。

如果苏唐不犹豫,或许她们的命运会走上另一条路,对可儿来说,这就是一个暗示、一种承认,她的泪水夺眶而出,随后拼命向苏唐奔去。

在可儿冲过朱儿身边时,朱儿大为恐慌,急忙伸手去抱可儿的腿,却被可儿强行挣开,此刻,可儿的力量变得极大极大。

苏唐慢慢转过身,可儿一头扑在他怀中,放声大哭,哭声撕心裂肺。

“少爷,你怎么了呀……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呀……呜呜呜……”可儿一边哭喊一边用手去抓苏唐的面具,她无视苏唐散发出的威压,也无视魔装散发出的气息、更无视脚下的残肢血肉,她只认为,曾经那么随和的少爷,不应该变得这样冷冰冰,她抱着苏唐,却感受不到苏唐的任何温度,象是在抱着一个钢铁铸就的洪荒猛兽,她不要这样的苏唐,不要。

苏唐任由可儿哭着、抓着,良久良久,他终于轻叹一声,魔装所散发出的烟气逐渐消失,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现在的苏唐绝对谈不上什么俊俏,一脸的大胡子,头发过长,还有些乱,但对可儿而言,能重新看到苏唐,已经足够了,而且,她本以为苏唐一定受过很重的伤,被毁了容,所以才会用面具遮掩,现在看到苏唐无事,她的心绪稍微缓解了一些,当然,想让她停下哭声是不可能的,她的双手越抱越紧,似乎挤到苏唐的身体里才安心。

朱儿立即认出了苏唐,她的大脑一阵眩晕,想站起来,但身体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力气,想说话,但嗓子又于又涩,语不成声。

尚彬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那么恐怖的魔鬼,居然变身成了自家的少爷

“尚彬。”苏唐轻声道。

“少……少爷……”尚彬用颤抖的声音应道。

“去收拾东西,今晚准备起行。”苏唐道,所谓顺天成命,既然天意做出了选择,那他就要尽到自己的,他不止是千奇峰的宗主,也是小林堡苏家的家主。

“少爷,我们……要去哪儿?”

“不用多问,按我说得去做就是。”苏唐道,随后他的视线落在了可儿身上:“小泪包子,还是那么喜欢哭啊……先放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晚上我会回来的……”

衡阳妇科医院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淮南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上一篇:徐若瑄晒儿子近照小V宝吃火龙果吃了节能

下一篇:父亲这个时候我很想跟你说说话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