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装搭配

毛泽东诗词是中华诗词大国的一座雄伟壮丽的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软装搭配 点击:0

毛泽东诗词是中华诗词大国的一座雄伟壮丽的山峰,是中国人民革命事业可歌可泣的史诗,在中国诗史上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拥有越来越多心仪和瓣香的读者和学生。因此,它对于中国诗歌创作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巳经历史地摆上了议事日程,等待着我们拿出优秀的答卷。这就是:我们应该向毛诗学习什么,或曰怎样学习毛诗?

毛泽东诗词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是同样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那个时代的产物,是他革命理想和革命实践的艺术结晶,是他作为革命领袖和军事统帅,作为人民、党和军队的代言人发出的最高亢有力最自豪的强者之音,是共产党人所代表的先进文化的光辉典范,是他博大精深的古典文化修养的丰硕成果,也是他个人性格、才力、气魄、胆识的天才创造。有时代环境的因素,有个人实践经历、身份地位、才情学识因素。因此,窃以为毛泽东诗词有可学焉,有不可学焉。

可学者,毛泽东旧瓶装新酒,运用中国旧体诗词形式,挥动他那摇曳多姿的巨笔,饱蘸中华国学的精粹,描绘记录了一个伟大时代的多彩风云,抒发了一个古老民族、英雄人民的壮志豪情;他满怀革命英雄主义、革命浪漫主义、革命乐观主义,他饱含同志情、战友情、亲人情;他表现了天才的创造力、瑰丽的想像力、明睿的洞察力以及非凡的表达力;他精通诗词格律,恪守古训,炉火纯青,又旷达不拘,自铸伟词,苦锻炼字;他既善于学习继承,又大胆出新,化腐朽为神奇……可学处甚多,举不胜举,非拙文所能备述者。此类研究文章亦甚多,浩如烟海,相信正未有穷期,此处不赘。

不可学者,此类研究文章太少,我甚至都没见过。也可以说这是毛诗研究中的一个死角。然而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个死角啊,它牵涉到当代诗风及旧体诗词的发展方向等重大问题。

一、由毛泽东领袖身份和地位决定的话语特色不能学,包括口气、意境等。因为诗的本质是真,诗必须是“这一个”诗人发出的心声。你不是领袖,大多数人都不是领袖,没有必要模拟领袖人物作诗。如果一定要模拟,肯定也是拿腔作调,让人起鸡皮疙瘩,写出的诗句也必然是假大空,即邓拓先生所讽刺过的“伟大的空话”。此类角色诗坛颇不少见,从他们的诗中,我们往往可以见到他们仿毛公潇洒挥手姿态,作毛公深沉眺望神色,发调动千军万马之号令,吼惊天动地之雷音。其实无他,东施效颦而已。即使你是大人物,最好也别模拟毛泽东,因为您没有也不可能再有毛泽东那样波澜壮阔的人生,时代已经变迁,一个时代只能有一个时代的史诗。乾隆皇帝是领袖,但他只是个太平天子,没有乃祖金戈铁马、驰骋疆场的经历,所以他的一万多首诗没听说有一句像毛公的。诗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不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有的诗就是写绝了,很难超越。如七夕诗,很难超越秦观,中秋诗很难超越苏轼,春江花月夜很难超越张若虚。毛公名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如果你真正读懂了它的精神内涵和艺术底蕴,以及它的政治影响,你还有勇气幻想去超越或者哪怕仅仅去模仿它吗?故学习毛诗列坐其廊庑可矣,升其堂可矣,入其室不可矣。非不为也,乃不能也。须知“诗与人为一,人外无诗,诗外无人”(龚自珍),为什么不屑于做你自己呢?

二、不可有毛诗派。中国诗史上流派纷陈,门户林立,但发展到最后,大都出现流弊,

走向衰败。考其原因,一是自立门户,排斥异己,二是音响单调,色彩单一,与多姿多彩的生活不一致。诗的形态应该是百花齐放。如果仅仅只是作为一种风格,那末除了少数如翁方纲“肌理说”一直让人莫名其妙、确实不宜诗外,其它大多数不管是宗唐祧宋、郊寒岛瘦、二十四诗品、神韵性灵、西昆竟陵,甚至以禅入诗,都可以有好诗出现。关键是要相题行事,不要一窝风,不要一花独秀,不要一诗堂。学习毛诗也是这样。毛诗博大精深,完全可以与各种风格融会贯通,汇入万紫千红的花海。有毛诗风格可,有毛诗派不可。目前坊间有所谓“东风体”、“老干体”一说,贬某种诗风流弊耳。其概念指向尚缺乏明确界定,但恕我实话实说,它指的恐怕就是我所担心的毛体——当然是伪毛体,或仿毛体。这种诗学毛体只学得皮毛,而故作毛公豪放语,袭用毛公习用词,动辄东风、旌旗、风雷、云水、四海、五洲、凯歌、壮志、杨柳、神州,缀以连词介词,然后题词留言,一挥而就;祝贺纪念,立马可待;这个节日可献赋,那个会议可唱酬,自以为代表人民放歌,实际上无关百姓痛痒;字面上豪情万丈,力敌千军,骨子里空洞虚无,苍白乏力。“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相关热词: 理财 保险 投资 金融激”,多好的诗句,但再好的诗句也经不起反复模仿克隆,乃至泛滥。如果翻开报纸刊物,看到的尽是这样的句子,你还会诗意盎然吗?

三、不可违背诗词格律。毛泽东诗词是严守格律的,但也确实有失律的地方。我曾以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第1版《毛泽东诗词集》为底本,对正编的42首作过粗略的格律分析(副编的失律问题较为严重,但多系抄件刊印,大多未经毛公审定,不足为凭)。发现29首词中有10首存在 8个字平仄错,19首完全合律;1 首诗中仅1处平仄错,其余完全合律。10首词中,两首《贺新郎》错处较多,但发表时已是毛公身后,亦未经审定;诗为“坐地日行八万里”,“日”、“八”两仄。

毛诗失律可能有以下几类情况:一是不拘。主要有1、专用名词,如“成吉思汗”的“吉”,当平而只能仄;2、引用原文,民谣“离天三尺三”的“天、三、尺”,《论语》“逝者如斯夫”的“如”,平仄当随原文; 、不以辞害意,如“湘江北去”的“北”,应平而只能仄。这些是作者明知错而不能改,改了反而不好。二是词谱版本或所依名篇版本不同,旧时印刷不规范,如“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之“万”、“翻”,有的词谱就合谱。三是毛公雅不喜过分雕琢,戎马倥偬,日理万机,懒得过分推敲,这当然还是错。四是确实用错平仄,毋庸为毛公讳。

学习毛诗不能学其错处。已经不是两个凡是的年代了,不能说凡是毛主席错的我们也要跟着错,或者毛公错得,我错不得?遗憾的是,确实有人用毛的错处作口实,为自己的不懂格律、弄错平仄辩护。报刊也经常可见不协平仄、不懂对偶,不通粘对,只知七字一行的所谓七律,完全离奇离谱的调寄某某某,自以为推陈创新,自以为大胆革命,其实闹剧而已,丑剧而已。能在重要媒体上刋登这些四不像的,恐怕不是凡人。可怕的是,我们的点头哈腰,一路绿灯,我们的评论装聋作哑,不闻不问。格律诗词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影响极坏,谬种流传,贻害后代。其实不管是古人错还是今人错、毛公错,谁的错都是错。格律诗词是传统文化的精华,是先人留给我们的好东西,只要你写格律诗词,就必须自觉严格地遵守。这既是对老祖宗的尊重,也是对自我的尊重,更是对读者的尊重。千万别让格律诗词在我们这一代手里给毁了。

我不赞成毛公“这种体裁束缚思想”的观点。无规矩不成方圆,格律就是规矩,很多佳句都是这种规矩逼出来的,没有这种束缚就没有旧体诗词的辉煌。凡事都有规矩,这里的辩证法其实毛公比谁都看得清楚。他曾反复论述过,自由是对纪律而言,人类社会就是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转化……我们的前人在不断完善诗词格律的实践中,同时也还留下了两条相辅相成的原则,这就是不拘和不以辞害意,为旧体诗词的创作提供了足够的自由度。我们的古人并不死板,我们的格律并不死板。当然,若仍觉不能自在载骋其情,还可以用古风、杂言、自度曲、新诗,没必要非跟格律过不去,非打倒不可。也有<又不缺现金/p>

人欲自创新谱,以为挣脱束缚,解放思想,实为瞎折腾,恐悭寿耳。武则天女士生造了一个“曌”字,伊外谁用?谁承认她是文字学家了?

十九世纪后期,西学东渐,传统文化受到了灭顶级的冲击,直到二百年后传统文化已被重新认识的今天,面对旧体诗词的复兴,还有人疑惑不解:“新文化运动风雷荡涤式地横扫旧文学,是否是破坏性的造孽?旧文学形体包括诗歌在内怎么就这样脆弱,一阵狂飙即让出了阵地?”“……五七言诗形态的活力弹性的严重失落,与时代思潮间已缺乏同步适应性。”“诗,实在太‘雅’化太士大夫化,积习难返。”(严迪昌:《清诗史》,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年11月第1版,第885页、第916页。)传统文化与先进文化的关系,今天已经可以说得很清楚,但这已不是本文的任务;新文化运动的功过是非,历史也自有公论。此处只是有必要指出:(一)悬崖百丈冰决不是春天永远不会到来的证明,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旧体诗词的写作,“犹有花枝俏”。(二)旧体诗词能否古为今用,归根结底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个实践问题。毛公的理论和创作实践其实是矛盾的。矛盾的还不止他一个人,他的老朋友柳亚子先生就是一面写旧体诗词,一面又说“旧诗终废新诗张”的。这可能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的一种现象了。一方面,持续一百多年的新文化运动的狂飙巨澜,不可能对毛公没有影响,只说“束缚思想”,已经相当谨慎了;表现在他的诗词创作中,则有时多不拘,雄不就律。另一方面,他又瓣香旧体诗词,甚至九死一生的战火硝烟中也没有停止吟唱,这是什么样的热爱啊!他的创作实践、他的刷新千古的艺术成就,雄辩地说明,旧体格律诗词今天仍有旺盛的生命力,完全可以很好地表现现代生活,很好地为现代文化建设服务。我们究竟应该选择灰色的理论呢,还是多姿多彩的实践呢?

共 6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毛泽东的诗词和他的书法一样,在他身后成为了我们文学研究的一个领域,更多的研究是毛泽东诗词的成功之处,对毛泽东诗词的不可学之处,就像该文作者说的,没有人涉及,这是有害的。文章观点明确,评述角度选得好,这一角度表现出的价值就是,让读者明白文学道理,让毛诗崇拜者在学习中不要“走火入魔”。文章从毛泽东的身份角度提出了他的话语特色不能学,不能因学习毛诗出现毛诗派,不能以毛泽东诗词为借口而违背古诗词格律。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我们从该文中得到的启发就是:文学创作不可学,它与每一个人的生活经历,每一个人的思想气质有关,我们应该创作的是发自自己内心的东西,而不是去学习某个作家的什么风格;另一个道理就是,我们学习继承融化中,要明白学什么,不可学什么,学习不是模仿,不是盲从,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走进死胡同。好文!【:春雨阳光】【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 1144】

1楼文友:201 -0 -11 11:55:40 坐地日行八万里 这个出律不足为怪,不是哈有 拗救 这一说吗?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2楼文友:201 -0 -11 11:59:2 不过对于先生这样的去研究古体诗做学问的态度是值得学习的,古韵今弹社团欢迎先生光临。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楼文友:201 -0 -11 12:04:15 感谢春雨老师对我老乡习作细致深刻的赏析,道声辛苦了。

4楼文友:201 -0 -11 20: 6: 这篇文章选择的角度很有价值和意义,辛苦朋友了。 语文教师

5楼文友:201 -0 -12 15:01:29 主编点评意见:如果仅仅说学习毛诗学习什么?仅仅从文学艺术创作角度说学习什么?可以说很简单,那首先就是学习自古就提倡的文学艺术创作是生活的反映,诗歌也是如此。(晋)陆机《文赋》有句: 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碑披文以相质,诔缠绵而凄怆。铭博约而温润,箴顿挫而清壮。 (请)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也说: 诗人于宇宙人生,要能入能出:入则写之,出则观之。 毛诗是他自己心路的见证。在争霸天下的年代,两万五千里可以说是在马背上度过的,所以,诗人存活在他的作品里,那里有他的本色、气质、才华、情感、他的行为作风、他的追求,都吐纳了声光。毛诗作品,无不强烈地展示着着他自己给自己规定的抱负。这就是局限在他的生活中反映出来的诗的感情。文章作者提出了一些当下不正确的所谓学习毛诗和所谓毛派思潮,说的很中肯。对于那些高大全的所谓词语,对于那些自封的什么派系,都是历史前进中和文学艺术发展中的插曲罢了。我们学毛诗,就是要从毛诗产生的过程中,学习诗歌的缘起和归宿,也就是关注自己脚下的奔流不息、万世不竭的文化滋养。 因眼睛问题已删除数百全部好友有事可飞笺

6楼文友:201 - 22:15:4 坐地日行八万里 这个出律不足为怪,不是哈有 拗救 这一说吗?

同意不足为怪,我们在欣赏 坐地日行八万里 的美好意境时,会忘掉这个格律上的小瑕疵的。但是这里适用的是不以辞害意,而不是拗救,此拗无救,其实也不必救。同时也无法改,不信就试试吧。

生殖整形
清远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专题策划

上一篇:并坦言自己找到了100分男孩节能

下一篇:你家住哪儿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