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求仙则仙第五百零二章猎物的死上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9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求仙则仙 第五百零二章 猎物的死(上)

如果,他信错了人,那就是万劫不复之地了。

可是,现在的陈直洛偏偏迷路了,否则,他也不至于去求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但如果将一切都压在这个小女孩的身上,她能够承受他的信任吗?

陈直洛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好像被搅成了一团乱麻,他总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混乱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那个小女孩的声音。

“你在那里站了好久,还不出来吗?”

她还看着这里!看着他!仿佛她真的能够看见他一样!

陈直洛差点就动摇了,可是,在英灵殿中学到的知识,令他坚信,这个小女孩,也是一个拥有极强战斗本能的人,她一定是在诈他!

他一动不动,就像一块石头。

“你躲在假山后面,我看到你了。”那个小女孩用无奈的语气,仍然看着他说道。

陈直洛干脆缩回假山后面。

是诈,一定是诈!

“你再不出来,我就当你是要偷袭我。”那个人发下了最终通知,紧接着,扔出了一个火球,正中陈直洛的脚,边。

没有打中他,但是,成功地吓住了他。

陈直洛无法再欺骗自己。她的确,是真的看见了他。

因此,他只能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蔫。

……

唐承念倒不是真的看见了陈直洛的人,她只是看见了他的名字。又发动天眼看了下他的身份,发现是辅天教英灵殿的人。那不就和呼延胜是同一殿的人?不知道,尉迟繁究竟有没有及时回去找人,然后找到呼延胜?

“你是辅天教弟子在北京银行进行的结构调整中吧?”唐承念见陈直洛走出来,便干脆地与他打了个招呼,“那你有没有见到呼延胜?”

以她的记忆,辅天教的人简直像是群居动物,走到哪都是一群群的。

如陈直洛这样孤身一人,倒是少见。

……

“你是辅天教弟子吧?那你有没有见到呼延胜?”唐承念真诚的笑容落在陈直洛的眼里,就好像恶狼的微笑一样。

他好不容易才站定,差一点就转身跑了。

不过,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够将自己的后背面对敌人,那无异于自|杀。

‘不管前方的敌人多么恐怖,轻易不可以转身。’

陈直洛拼命地在心底念叨着英灵殿教习长老的格言之一,这才抑制住自己转身逃跑的冲动。

“你没事吧?”唐承念微微皱眉,她总觉得这个陈直洛有点不正常。

陈直洛再一次打了个哆嗦。

其实,英灵殿弟子的心灵原本不应该这么脆弱,可是,他是第一次亲眼看见有人敢杀辅天教的人,从前,不是说辅天教的弟子不能杀,但动手的人,通常都是辅天教的敌|对宗门。——如辅天教这样的第一宗门,其实,也不是没有敌人的,只是那些人联合在一起,拆分开的时候,却无法撼动辅天教。

这是第一次,有联合宗门的弟子对辅天教弟子出手。

辅天教与武钺宗的关系不错的,否则,呼延胜和尉迟繁当时也不会那么给陈文谑面子了。

谁知道,再给面子,也照样死在陈文谑手里。

陈直洛原本觉得唐承念不杀人,也许,可以向她要一张归山符箓,归哪一座山都无妨,只要让他离开云中城,就行了。可是,他偏偏是被唐承念发现,然后叫出来的,这令他怀疑,他见到的一切,会不会是唐承念知道他的存在以后,有意为之?而且,她一看到他,就问呼延胜,显然是判断出他是辅天教弟子,可是,他并不认识她,而且他可以肯定,他绝对没有见过她!

那么,唐承念一见到他,就认出他,这一切就显得很不寻常了。

而且,为什么她一见到他,就问呼延胜呢?

她想做什么?

唐承念觉得他奇怪,他不知道,知道了他也要说:他还觉得唐承念更奇怪呢!

所以,陈直洛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向她要归山符箓。

陈直洛想了想,先问道:“你是什么宗门的弟子?”

唐承念只好回答:“我是明月崖弟子。”

“你可否证明?”如今陈直洛想到是自己要求人,所以,语气还算礼貌。

唐承念倒也不觉得受到侮辱,也没有恼怒,而是十分爽快地拿出了明月崖的弟子牌。

“你是明月崖内门弟子啊?真是前途无量。”陈直洛立刻笑了起来。

明月崖的内门弟子牌是很难仿的,因为,一般都与精血绑定,如果换了一个人拿内门弟子牌,不会激活上面的设置。如果是内门弟子本人拿自己的内门弟子牌,上面会浮起一个隐隐约约的明月崖标|志,这是明月崖等几大宗门做的特殊设置。

如果一个人已经成为了明月崖内门弟子,就很难被收买了。

这样的人,前途无量,何必为一点蝇头小利,堵上自己在宗门中的声望与未来?况且,这种年轻弟子与功成名就的长老还不一样,他们还有血性,更不甘心被收买。

陈文谑虽然是武钺宗声望优厚的大师兄,但是,绝不可能指使一位明月崖的内门弟子。

想通这一切后,陈直洛就立刻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你现在才肯信我说的话?”唐承念无可奈何地收起内门弟子牌,到得这种时候,真是人人都有些过强的警惕心啊。

陈直洛爽快地道歉:“方才我是太谨慎了,实在是因为我现在处境不好。”

明月崖的掌门是明月初,虽然对内冷酷了一点,不过外人评判都说他为人正直,因此,明月崖弟子的风评也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个层次。

“其实,我现在正在被人追杀。”陈直洛连忙说道。

“被追杀?”这下果断不信的人成了唐承念,她戏言道,“你是不是没有说自己的身份?直接告诉那人,你是辅天教的弟子,他怎么还敢来追杀你?”

辅天教弟子没人敢动,就算动,也不轻易做绝,这是基本共识。

所以,唐承念才不信陈直洛的话,甚至觉得他用“杀”这个字,有些夸张了。

然而,陈直洛哭丧着脸说道:“那人是武钺宗的陈文谑!”

那又如何?唐承念对武钺宗的陈文谑不是很了解,不过刚刚被他放跑的詹无彦倒是个武钺宗弟子,也没什么特殊的,难道,武钺宗弟子就不怕辅天教弟子了吗?武钺宗如今在云泽大陆的地位不如明月崖,又如何敢追杀辅天教弟子?唐承念下意识便要否定陈直洛的话,可是,她注意到陈直洛眼睛都红了,不是演技太好,就是真的很怕。

她有些心软,便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直洛慌忙说道:“你刚刚是怎么知道昨夜有人狂|屠|城中修士的?”

唐承念心里有点紧张,这件事情,可事关看守者啊,算是半个秘密,她总不能轻易说出来,因此,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不过,陈直洛算是善解人意,见她露出如此神情,便知道她有苦衷。

因此,他叹息一声,说道:“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不过,你知道昨天晚上有很多人死了,不是被淘汰,而是被杀死了,是吧?”

“是。”唐承念点点头,然后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她好像有点明白陈直洛话语中的意思了,但如果是这样,那这一切,好像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唐承念不由得吸了一口气,才问道:“难道,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死的人,大多数都是辅天教弟子?”

“我不确定!不过,如果你有消息来源,可以去确认一下。但是,我亲眼见到有人拿着我们宗门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宝物,寻找我们的弟子,并且,杀死了一个辅天教弟子。他是我的师兄弟,就死在我的面前,我亲眼所见!那个人……他拿着仿寻踪盘……就是要找我们宗门的弟子的……否则,他不会拿着那个东西!”陈直洛有些恍惚。

唐承念吓了一跳,仿寻踪盘!旁人不知道,看过小说的内容与设定的她怎么会不知?这是辅天教中一个重要的宝物,存贮弟子精血,专门用来寻找自己的弟子。而正品寻踪盘,则是直接找人,不管有没有精血,可以找到云泽大陆中任何一个人。这像是寻人蝶的作用,但比起寻人蝶,它能覆盖更辽阔的领域。当年,执掌开天斧船的人,手中便拿着寻踪盘,可惜,仍然铩羽而归,一无所获。

如果那个人拿到仿寻踪盘,那么,就只能是在找辅天教弟子了。如果陈直洛没有说谎,那么,此人是真的在有意识地追杀辅天教弟子。谁这么大胆?

“那个人是……武钺宗的陈文或者拿到授权一些的特别的配件经销商可以流通谑?你亲眼所见?”唐承念问道。

陈直洛无比激动地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就是他!我亲眼看见他杀了我的师兄弟!”

唐承念真不敢相信陈文谑会这样做,更重要的是,她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想拿到仿寻踪盘,可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虽然那前面有个“仿”字,可重要性,却相当于法宝一般,随便捡到,那是不可能的。

……抢?

孩子腹部胀气怎么办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张掖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上一篇:我节能

下一篇:绝世邪君第一千二百三十章交手1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