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春雷胸怀中国梦传播正能量

发布时间:2020-07-09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从上一次青创会召开到现在,已经6年时间了。6年来,我们的国家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我们的文坛也有了崭新的风景和更多的收获。而对于正在走出青年作家队伍的我来说,这6年更是人生中最苦累、最紧张,也是 燃烧最炽烈的一段岁月。作为一名报告文学作家,我在中国作协和省作协的具体指导下,深入生活,真情创作,先后发表了15部长篇作品和100余部中、短篇作品,并荣获了鲁迅文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徐迟报告文学奖等数十个奖项。前不久,在中宣部等部门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100本图书中,我的长篇报告文学《幸福是什么》也有幸入选。

通过这几年的创作实践,我深深地体会到:切切实实端正方向,扎扎实实体验生活,结结实实担当,为人民书写,为时代放歌,是一名青年作家的天职和使命,也是一名青年作家健康成长、不断进步的关键!

双眼:切切实实端正价值取向

世界观是人生的方向盘和指南针,代表着一个作家的价值向度和精神高度。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正处于剧烈的转型期,物质欲望的膨胀,各种社会思潮的渗透,造成了一些人理想信念的丧失和价值取向的扭曲。

党的十八大以来, 中国梦 已经成为我们共同的伟大的 国家梦想 和 民族梦想 ,而中国道路、中国精神和中国力量更为我们指明了前行的路径。历史和现实都在表明,我们正置身于一个伟大的时代。每一位胸怀梦想的青年作家,都要满怀 地走进新时代,学习理论,理解原理,坚信前途,端正方向,努力创作出反映时代风貌的精品力作。

毋庸讳言,报告文学肩负重任。然而,这些年的报告文学创作并不尽如人意,在一定程度上沦陷于广告文学和 歌德 文学的泥淖中。

我认为,真正的报告文学不是闲情写作,不是商业写作,更不是权贵写作,而是要具有人文关怀,主持社会正义,心怀人类良知,善作文明批判。所以,这些年,虽然有不少书商、企业家或者官员希望我能为他们的个人利益服务,或邀请参与一些缺少精神和文化内涵的应景宣传活动,并开出了不菲的价码,但我丝毫不为所动,从未涉足染指。

2008年,时值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我决定选择广东省原省委书记任仲夷为典型,反映这一时代主题。但有朋友劝我说,任仲夷已经去世多年了,不如去写在任的官员或企业家,既能交朋友,又能提供赞助。但我没有动摇。于是,我费尽周折,多方采访了任仲夷的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创作了中篇报告文学《木棉花开》。作品发表后,受到广泛认可,被全国 00多家报刊转载和选载。

2010年, 道德模范 的事迹引起了我的深思,我认为这位鞍钢最基层的工人就是体现新时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最佳典型。于是,我主动走进东北,深入到他工作的班组和生活的小区,体验生活,深入采访,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幸福是什么》。

去年年底,航空英雄罗阳去世后,我再一次赶赴东北,在冰天雪地中连续采访了一个星期,创作了短篇报告文学《我的中国梦》,在《人民》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

这几年,我还采访了王彦生、张广秀、吕振华等十多位时代英模人物,和南水北调、天津滨海新区、赣南苏区振兴等十多个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创作了一大批长、中、短篇报告文学,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双脚:扎扎实实走进生活现场

深入生活,抵达现场,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也确实又是一个常谈常新的问题。虽然我们就是生活在生活中,但我们自身的生活天地还是太有限了,还需要走出已经熟悉的、舒适的、习惯的生活,走向更广阔、更基层、更陌生的领域。只有在那里,才能挖掘出更多的宝藏,握灵蛇之珠,抱荆山之玉。

众所周知,工业题材在当代文学创作中比较难以驾驭。作为一个农村出身的文学青年,我更是感觉陌生。为了真正走进大工业生活,我决心到最艰苦、最危险的炼钢炉前体验生活,而且越是节假日越要与工人们在一起。那一年除夕,我在火红的炼钢炉旁和工人们一起值班,当外面的鞭炮声响起来的时候,我猛地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现在是大工业时代,早已远离了我所熟悉的农业文明。农村里所有的农活此时都停歇了吧,可这里不行,大工业生产就是这样连续化、周密化,你今夜的产品就是别人昨天的订单,就是他人明天的需求。整个国家的工业系统就像一个无形的须臾不可停顿的巨大链条,环环相扣,隆隆运行。于是,市场上的商品更丰富了,我们的生活更便捷了,我们的社会也更文明了,这就是经济时代的主脉博!突然,我的心底第一次产生了一种热辣辣的感应。

更主要的是,那天晚上还发生了一起事故:钢水大喷。满天钢花飞舞,在外人看来是一个漂亮的画面,但对于钢铁工人却是一次生死攸关的战斗。每一朵钢花都是一滴最炙热的钢液,飞到脖子里,溅进眼睛里,钻入耳朵里,都会造成伤残。不幸,这一次我也赶上了,我急忙往远处跑,可一滴美丽的钢花还是追上了我,落在了我的左手中指上。我本能地用另一只手去抓,顿时,血肉模糊。可这时,我的工人兄弟们并没有像我一样抱头鼠窜啊,而是迎着稠密的钢花,去排除事故。那一刻,我亲眼看到了什么叫做赴汤蹈火!这一次事故中重伤两人,轻伤五六个。也正是这一次火辣辣的疼痛和留下的白花花的伤疤,把我与工人之间的情感一下子彻底打通了。从此之后,我再看到那些工人兄弟们,便感到格外亲切,有故事、有新意、有 。于是,一个个美妙的构思便如一片片轻盈的杨花柳絮翩翩而至。于是,我写出了自己的工业题材作品《宝山》,获得了鲁迅文学奖。

为了创作反映八路军129师战绩的长篇报告文学《赤岸》,我曾沿着刘邓当年的行军路线,在陕西、山西和河北的深山里奔走两个月,行程数千公里,搜集资料上百公斤;为了体验最基层民工生活,我曾搬进50多个农民工居住的帐篷里,在汗酸、脚臭和鼾声中住了一个星期 雨果说: 富人凭借客厅里的寒暑表去判断冷热,穷人却只能依靠自己的皮肤去感受。

作家是永远的穷人。我们要用自己的皮肤,自己的心灵,去感应,去体验。体验到了美好,就诚诚实实地歌颂美好;感觉到了丑恶,就实实诚诚地揭露丑恶。

双肩:结结实实担当社会

作家,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主力军。所以,作家,特别是我们青年作家,要有血性,更要有担当。眼里有深情,心底有大爱。在胸中,使命在肩上。

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当天夜里,我就主动给中国作协打,请缨参战。当时的震中地区时时发生强烈余震,极其危险。我背着睡袋、干粮和饮水,步行在滚石乱飞的山路上采访,长达一周时间,几度死里逃生。回来后,我创作了一部长篇和 个短篇,其中短篇报告文学《夜宿棚花村》在《光明》发表后,被评为首届中国优秀短篇报告文学奖一等奖第一名,后来被选入《大学语文》课本。

特别是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后,我再次主动请缨。在中国作协的支持下,我独身一人连夜飞往西宁,又在冰天雪地中日夜兼程18个小时,翻越4824米的巴颜喀拉山,以最快速度到达雪域高原深处的震中 结古镇。由于行动突然,缺乏休息,极度疲惫,且是初上高原,我的高原反应特别强烈,几天几夜不能睡觉,满眼金星,头痛欲裂,呼吸短促,几次昏倒,只能依靠吸氧和喝葡萄糖维持。最痛苦的时候,我甚至感觉到了死亡的迫近。前线指挥部急忙联系飞机,安排我与伤员一起转移。但我明白,北京方面只有我一个作家在场,使命在身,不能后撤!死,也要死在最前线!死,也要死在岗位上!

就这样,我穿着军大衣,戴着风雪帽,每天步行20多公里,坚持采访。实在走不动了,就在路边的干草地上躺一下。采访结束后,我没有休息,在最短的时间内创作了4篇报告文学,分别发表在《人民》、《求是》杂志、《光明》和《文艺报》上,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这几年,面临国家的重要宣传活动,无论个人有多么重要的私事,只要组织一有召唤,我都是不讲任何条件,马上行动,立即出发,保证完成任务!

近年来,在中宣部的领导下,在中国作协的具体指导下,我们广大青年作家扎扎实实生活,诚诚实实创作,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离党和国家对我们的期望,离人民群众对我们的期望,离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目标对我们的期望,都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这次青创会,就是一次动员和部署,一次学习和交流、一次滋润和提升。在今后的创作中,我们一定要胸怀中国梦,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围绕我国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而纵情放歌,而扎实书写,为文化大繁荣的春天敬献上各自的青枝绿叶和姹紫嫣红!

李春雷,男,1968年生,河北代表团代表,报告文学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品有长篇报告文学《宝山》、《木棉花开》。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

濮阳白癜病医院
普洱白癜病医院
普洱白癜病医院

上一篇:深圳楼市再现千人排队买房

下一篇:[p]60㎡简约北欧风装修设计 全屋设计不带一个隔断[-p]

相关阅读